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揭秘:武将仙石秀久为何被称为“天下第一胆小鬼”?
揭秘:武将仙石秀久为何被称为“天下第一胆小鬼”?

有接触战国史的朋友可能都知道,一些英勇善战的武将都会被冠上一些称号,象大家耳熟能详的日本第一兵或日本第一枪等等。可是,有一位武将却被赋予一个比较另类的称号:“天下第一胆小鬼”(注1)。他就是这篇文章的主角――仙石秀久。

仙石秀久,天文20年(1551年)1月26日出生于美浓国加茂郡黒岩(现歧阜县加茂郡坂祝町),通称权兵卫,父亲为仙石治兵卫久盛。据说仙石久盛出仕于美浓的守护大名土歧氏。并有仙石氏为土歧氏支流一说,可是这种说法根据不足。『改選仙石家譜』中有句描绘当时仙石家情况,「美濃の本地八百四十五貫六百文」,也就是说当时的仙石氏只是土歧氏属下的一个小土豪而已。

永禄7年(1564)14岁的秀久被推进美浓攻略的信长发现,并将之分配于木下秀吉麾下。这也意味着秀久的戎马生涯的开始。在随后的日子里,秀久跟随秀吉南征北战,参与了姉川合战等重要战争,并有着不错的表现。天正2年(1574)被赐封近江国野州郡1千石,天正6年(1578)增加至4千石。天正8年(1580)受封淡路洲本城5万石。受封为洲本城城主的秀久,马上开始了洲本城的修筑以及水军的强化,为秀吉的四国攻略准备着。

天正10年(1582)6月2日,织田信长卒于本能寺,天下大变。而在四国方面,励精图治后兴盛起来的长宗我部家正一步步的将十河家推向灭亡的边缘。

天正10年(1582)8月,阿波国勝瑞城的十河存保军被长宗我部元亲军打败并逃入讃岐国的虎丸城,此时的十河家情势不容乐观,东有长宗我部元亲的大军压境,西有香川亲和的步步紧逼。存保知道单凭自身的能力是无法挽救败局的,于是他向羽柴秀吉请求救援。而此时的秀吉正在忙于准备与柴田胜家作战,并无多余的兵力可派,可是秀吉也不准备对十河存保弃而不顾,于是就派遣淡路洲本的仙石秀久为救援军前往讃岐国。

天正11年(1583)春天,长宗我部元亲率2万大军自白地城出发,经美马郡及大洼峡谷攻入讃岐国,同时迫近虎丸城。长宗我部势布阵于田面山,并伺机派兵销毁虎丸城周围的农作物,开始了对虎丸城的粮食作战计划。

另一方面,仙石秀久率领2千士兵从海路攻来,在引田浦登陆,并进入北侧的引田城。这个引田城有一个优点就是船可以直接靠岸,行动起来很隐秘。

秀久到达后立刻遣出了侦察兵,并得知香川信景正率5千士兵向引田城攻来。于是,秀久马上将军势分为四部分,秀久本阵以及由仙石勘解由,仙石觉右卫门和森权平各率数百士兵埋伏于引田入口处的山中。不知情的香川队进入了埋伏区,刹时周围铁炮齐射,揭开了引田合战的序幕,也打乱了香川队的阵型,并使之退却不得。仙石势乘机发动总攻,秀久本阵也从山上冲了下来加入战场。可是,香川势弄清状况后也逐渐重整态势,并依靠人数上的优势展开反击。

本阵的元亲起初还不知战争已打响了,可是,由于听到了枪声,派出桑名太郎左卫门与中岛与市兵卫为先遣队侦察情况,当得知战斗已开始,随即命令先遣队援助香川队,并率本阵向战场进发。这天是4月21日。

此次战役兵力上有绝对优势的长宗我部势胜出,仙石势输到连旗帜都被人抢走的地步。仙石势的仙石勘解由以及森权平还有长宗我部势的中岛与市兵卫与国吉三郎兵卫在此次战役中被讨死。

顺便说下,此次合战与羽柴秀吉同柴田胜家之间的贱ヶ岳合战发生在同一天。也有一说引田之战发生在天正12年(1584)7月19日,不过,天正11年4月21日好象比较正确。

秀久向引田城退却,长宗我部军乘势追击包围了引田城,并在城北的山上向仙石军喊话,降低城内士气。长宗我部军连夜布阵,第二天早晨发动总攻。仙石军士兵所剩无多且个个战意全无。长宗我部军轻松攻陷城池,秀久乘船逃出了城。

救援部队仙石军败北后,虎丸城的十河存保立刻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窘境。看到没有任何获胜希望的存保,决定开城投降,并与少数亲信退至大坂城,十河家灭亡。

是次战役为秀久第一次以大将的身份统兵作战,却以大败告终。此次战役的三大主角,秀久,元亲和存保,也会因为命运的安排再次聚到一起,发生千丝万缕的关系。

贱ヶ岳合战获胜后的秀吉很快荡平了柴田家的抵抗,开始专注于四国攻略。羽柴秀长被任命为四国攻略总大将,十河存保则隶属其中再次与长宗我部家作战。同时仙石秀久也参加了作战。在羽柴军不断进攻下,长宗我部军渐渐感到不是对手。于是在家臣的建言下,元亲选择了降服。秀久在战役中表现出色并叙官位从五位下越前守,之后被转封为高松城主并拜领讃岐10万石。

天正14年(1586)4月5日,大友宗麟谒见大坂的羽柴秀吉,向秀吉表示了大友家臣服的意愿,请求秀吉派出援军,挫败志在并吞九州的岛津家。志在统一全国的秀吉,答应了大友宗麟的要求。秀吉让黑田孝高带领毛利军先出发,渡海登陆丰前,另一方以仙石秀久为军监,带领十河存保,以及早些时候刚降伏的长宗我部元亲及信亲父子从四国出发。四国势的兵力,仙石与十河队有3千,加上长宗我部队的3千总共6千人。四国军势由伊予滩渡海进入丰后,再从別府湾进入大友宗麟等待的府内城。

拥有2万大军的岛津势看到此番动静,遣岛津家久率本阵开始向日向国进军。随后准备与在丰后方面的岛津义弘军合流。支援宗麟的秀吉军同岛津军就象火花一样散布在丰后国各地。不过,中心的鹤贺城成了两军攻防战的主战场。11月25日,战争开始了。

鹤贺城是大友氏本城府内城的卫星城,是保卫府内城不被入侵的军事要地。城主利光鉴教(宗鱼)已经战死,不过,士兵仍然继续抵御者岛津军的猛攻。

秀久,元亲前来救援,并在竹中山的镜城布阵。战斗序列配置如下:

〖右翼队〗

第一阵 桑名太郎左卫门 将兵一千人

第二阵 长宗我部信亲 将兵一千人

〖左翼队〗

第一阵 十河存保 将兵一千人

第二阵 仙石秀久 将兵两千人

〖预备兵力〗

大友义统 将兵三千人

知道这消息后,岛津家久的军势解除了对鹤贺城的包围,并向坂原上退却。在阵前的军议中,仙石秀久主张“诸军一起渡河,一战决出胜负”,十河存保同意了。但是,长宗我部元亲提出反对意见,他觉得可能有伏兵,应该等待秀吉的本阵到来后一起攻击。可是身为军监的秀久决定一意孤行。据说在这丰后出征之前,秀吉给了秀久一道「在命令到达前不可轻举妄动」的命令,擅长战术的秀吉与元亲的看法一致,不过秀久最后还是决定了强行渡河作战。

12月12日,受命于秀久,四国势开始了渡河行动。长宗我部信亲率领1千士兵从竹中之渡渡河,接着另外五千士兵也成功渡过。考虑到万一情况,大友义统成为预备队,在中津留河原留守。

黄昏时刻渡河结束的四国军,即遭遇到岛津2百士兵的袭击。可是这2百士兵并没带来多大威胁,瞬间被四国军击溃败走。四国军势乘胜追击。然而,在这个时候,不知情的四国军已经陷入岛津军给他们量身订做的埋伏中了。

事先埋伏好的岛津铁炮队瞬间齐射,顿时四国军势乱了阵脚,场面显得十分被动。岛津方面伊集院队3千与新纳队3千骑马队毅然实行突击。四国军阵型彻底被冲散。一场苦战开始上演了。

另一方面,长宗我部信亲队受到了岛津家久率领的本队8千人的攻击,退至中津留河原,并展现了其勇猛的战斗力。可是,这顽强的抵抗在岛津势的包围攻击中并没有持续多久,最后还是逃不了被讨死的命运。

然而,统率预备队待命的大友义统,居然弃友军而不顾,向高崎山城方向退却,直至逃入丰前国宇佐郡的龙王城为止。

其他四国军势由于河川挡住退路,被包围的岛津军彻底消灭。长宗我部元亲在家臣的奋死掩护下,好不容易从战场逃出,带领残部一口气地从冲之浜渡船逃到伊予国日振岛。十河存保与信亲一起战死,仙石秀久也乘乱逃到小仓城。救援无望的鹤贺城陷落了。

从12月12日黄昏到13日早上发生的这场野战,被称为户次川合战。在此次战役中,岛津军用了他们最擅长的战术「釣野伏(つりのぶせ)」。少数的士兵假装败走引诱敌人进入埋伏区,然后与伏兵一起包围并痛击敌人,一种佯动作战。这种战术在元龟3年(1572)的木崎原合战中也被用过。

户次川合战乃仙石秀久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以“统兵大将”这种身份参加战争。这次的结果又是一次惨败。秀久本人也因为这场合战而一战成名,并“名垂千古”。由于秀久对战局的错误判断,而间接导致十河存保及长宗我部信亲的死亡,信亲的死亡也对后来长宗我部家的产生了重大影响。当战局处于劣势时,秀久居然“一马当先”,撇下军势于不顾,自己逃跑了。这也让后世的史学家为之不齿,并送给他一个“天下第一胆小鬼”的称号。

常州众拍房地产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常州市新北区科技园2号楼C座四楼